小说阅读

狐狸精的笨同事

发布日期: 2018-06-20 小说分类

    狐狸精的笨同事


    狐狸精的笨同事,47. 习惯不加以抑制,会变成生活的必需品,不良的习惯随时改变人生走向。人往往难以改变习惯,因为造习惯的就是自己,结果人又成为习惯的奴隶!1. 当你还不能对自己说今天学到了什幺东西时,你就不要去睡觉。 ——利希顿堡狐狸精的笨同事:我说,本性恶毒有错吗?

      天底下没有什么比做坏事更让我愉悦了。唯一栽倒的是佰年前那回,不知是哪来个丑怪女巫拿香灰抹了我的脸,害我被打回狐狸真身,躲躲藏藏好久才免强可化人。

      不过能活到这文明的世代真是一种享受,现代传递讯息的方法太多,而人心却又如此薄弱,往哪扇风往哪倒。

      我坐在个人专属的秘书室里,闲闲的逛着网路购物,我的工作就是陪陪老板聊聊天打发时间,偶尔光鲜亮丽的陪着亮相,狐狸精也有勤奋工作的。老板娘?

      拜托,那老女人不止徐娘全老还风韵无存,登的了台面吗?

      扣扣的声响有人敲门:「请进。」

      进来的是公司里的会计Fala。

      「NANA,这些文件要请老板签名。」Fala用她短小粗肥的手将文件递给我,我笑容甜美的收下,天阿,今天她穿的是什么灾难,明显过小的黑色西装外套将她的蝴蝶袖圈的一捆一捆,里头是件起毛球的鲜蓝色高领毛衣,肚子的肥油也吸气收一收,桌子都要被顶翻了!

      「Fala你今天穿的好好看,这件毛衣的颜色真亮眼。」我站起身接过文件,走到她身旁拉着手臂亲昵的称赞。

      她黝黑坑洞的脸皮泛上一层暗红:「谢谢,我也很喜欢这个颜色。」「咦?你今天没绑马尾!还剪了刘海,怪不得我觉得你今天特别不一样,整个人都好看起来。」她扭捏的摸着刘海:「我也不太习惯,会不会很奇怪阿?」我轻拍她的肩膀:「哪会怪,新发型很搭你,要有自信一点!不过…突然想改变,该不是恋爱了吧?」她露出害羞的微笑:「没有啦。」

      自此我就跟Fala熟了起来,和这种人当好朋友还挺容易的,人没自信外表也丑,哄个几句就掏心掏肺把我当至交知己,什么大小事都跟我说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当然内容也包括隔壁公司的Jim,一个友善平凡的男子。

      据Fala和我个闺房私语来看,Jim最近都会相邀Fala一同外出用午餐,两人似乎很有好感。

      唉呦,多么感人的爱情故事。我边听边嘻嘻的笑着,不是看上外表而是被内心的良善温柔所吸引,这么好玩的事凭空送到我面前,不参与一番可真暴殄天物。

      我向Fala提议不如约个假日一起用餐逛街,好替她鉴定鉴定未来的男友,还可以顺水推舟的让他们感情加温,她还傻不愣登的开心答应,真当我是好姐妹来着。

      那天我特别下了工夫,清雅的淡妆配上白色短洋装,微甜清新的花香调香水。相比之下矮肥粗短,毫无品味的Fala还真像个跟班的佣人。

      Fala害羞的微笑露出泛黄的牙齿向我介绍着:「Jim这是NANA,是我最好的朋友。」Jim有礼的向我握手致意:「你好,Fala很常提到你,说不但人漂亮心也善良。」我垂下眼帘甜笑:「Fala把我说的太好,我才羡慕她可以遇到你这种好男人。平常都在秘书室里,没什么机会认识人。」逛街的时候我刻意扭了脚,Fala急切的关心我:「这样不行,扭的好严重怎么办阿?」「没关系,我搭计程车回家好,难得你们出来约会我当电灯泡就很不好意思了,总不能还扫了你们的兴。」我搭着Jim的手尝试着站起来,却又拐了一回。

      「不如Jim你送她回家好了,我搭捷运,我不放心她一个人。」Fala对Jim提议。

      「Fala…」我还想多说什么却被Fala打断,

      「没关系的,你是我的好朋友。」Fala咧着嘴露出真诚的微笑,伴随着一口黄牙。

      Jim将我送回家,一路上小心奕奕的扶着我:「Jim你人真好,我阿真的好羡慕Fala的运气,可以遇到你这么真心爱她,又温柔体贴的男人。」Jim红了耳根:「你把我说的太好。」Jim扶着我回到公寓,将我安置在沙发上:「真的很谢谢你,害你们不能约会。不然我煮咖啡向你赔罪。」「可是你的脚?」Jim犹疑的看着我

      「我可以的,只要你愿意扶我过去,厨房里有高脚椅我可以坐着。」我向他露出灿烂不容拒绝的微笑。


      那天之後,Jim跟我也熟悉起来,他和Fala的午餐聚会渐渐减少,却越常出现在我的公寓。当然Fala是一无所知,还真以为Jim只是忙于工作打拼。

      Jim压在我的身上,吻着我白细而稚嫩的颈肤,略为粗糙的手掌轻扶柔软腰只,下身的律动不断挺近。

      我的双脚缠绕于他的背部,下身的力道一缩一放,刺激着男人的敏感神经。

      他将我扶起,坐在他的双腿上,双手勾着他的肩背扭着腰只上下进出,狭紧的内部让男人发出低低的吼叫,一只手移到我浑圆坚挺的胸部上使力的揉捏,淡红的印子映的肤色更加白皙。他的唇贴上我的胸口,野蛮的留下粗鲁的印记。

      我轻咬着耳垂,在他耳边发出淫靡勾人的娇喘,倾诉我有多么喜爱他深深的进入使力的上我。Jim被满室的浪语激的更加卖力,再用力些再用力些,我仰着背喊着,直到Jim的体液奔洒在我的体内。

      「你的皮肤触感好柔嫩。」Jim躺在我身旁,手掌在我裸露的背部上下滑动。

      我侧过身更贴近他的胸膛,扬起脸抿着嘴娇嗔的看着他:「被你乱摸的好痒。」他将我紧抱:「认识你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。」我也觉得很幸运,果然采捕还是年轻人的好,公司那老头采捕不了多少还倒花我一堆力气。

      有人说外貌不过是皮相,人生在世有多少事情应该要努力学习,外在不过是沧海一粟不足一谈。哼,那都是丑人安慰自己的鬼�啊;盍四敲淳茫拐婷患腥瞬话郎�

      我坐在办公室里悠闲的补的妆,现代的化妆品可真比以前好几倍。咖啡摆在键盘的右手边,又是欢快美妙的一天。Fala那丑女人一脸悲愤的冲进我的办公室。嚷嚷着我背着她抢男人,人类真是种奇怪的生物,自己的东西不看好还怪别人拿了去。

      我悠悠的对着她说:「谁叫你长得丑,光呼吸就是种罪过。你那绿豆眼的眼皮最好扒开些不要乱得罪人,我是你可以随便指着鼻子骂的吗?再说,人家有承认过是你的男朋友?该不会是你一直不要脸的送上门被人家拒绝,才跑来我这怨天尤人?」我往她面前一站,手指点点她的鼻尖:「要怪就怪你爸妈没把你生的好些吧。」我撇下兀自在那发傻的Fala,愉悦快心离开办公室,天底下没什么比恶意更加美好的了。

      之後几天,Fala没有上班。再过几天,公司一阵骚动,Fala上吊了。谣传她搭上一个金发碧眼的家伙,被骗光了积蓄,受不了失财失身的打击就自杀了。

      「可是我看她之前跟隔壁公司的Jim很好阿?」公司里的Ann好奇的问着我,我摇摇头抹去眼角的泪:「我之前看她一个人很可怜又一厢情愿,才替她瞒着,你可别说出去。Jim根本不喜欢她,是她自己单方面一直跟踪骚扰,本来Jim要去报警,还是我拦着不让的。」很快的,没人再对Fala的死感到半点惋惜。

      带着一身酒气回到我的狐狸窝,室内的灯一明一灭,我的祖宗奶奶,厉鬼锁命是吧?一缕白幽幽带着一片红的身影立在闪烁的灯光下。

      我不住笑了出来:「可惜你做了鬼,还是个胖鬼!」穿着红衣上吊而死的Fala朝着我冲过来,还真不自量力。刚死就想跟狐狸精斗,凭什么?随便一挥,连个碎片都没留下。

      室内的灯光恢复明亮,我打开电脑坐下点开求职网,该换个工作再找个目标来玩玩了。

      我窝在沙发上打开电视,有些声音总是好的。

      不想一个人。

      三个月前,我还是一个人人称羡的高知名度造型师。成功的事业、俊俏挺拔的老公、美好甜蜜的婚姻。哪个女人不艳羡?

      那个空气中还带着冷意的晚上,刚结束一个专访通告开着车在回家路上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虽然很疲累,但我的脸上却挂着笑容,还有谁比我更幸福?尤其今天还是结婚七周年,去年的礼物是一对T牌钻石耳环,收到的隔天我刻意挽起头发,绑了包头露出耳垂。看到的人无不露出称羡又既妒的眼光,我心头嘴角微微上扬,是阿,是该被忌妒的。


网站地图